奇迹小说

第2章 随便的女人

书名:养妻成“患”本章字数:2545

苏暖不知道该喜还是该悲,她的第一次竟然是给了沈赫,想起阳光下自己流着鼻血,少年紧张得额头直冒汗的样子她嘴角不由得微翘,但是想到自己竟然以这样的方式跟他再次相见,不知道他心里会怎么想自己,想到这苏暖的心一下如坠冰库。

“你的衣服已经不能穿了,等下会有人会给你送衣服过来,这里的房间只能住到12点,收拾完你就离开。”

苏暖看见昨晚自己穿的衣服破破烂烂地躺在地上,脸上红云尽染,心中几天只乌鸦“呀呀呀”地飞过。

交待完后沈赫到出门前都没有再说一句话。苏暖心中更是纳闷失落,他是没认出自己呢?还是假装不认识自己?估计是没认出来吧!

沈赫刚走不久,有个女服务员送来了一件天蓝色的裙子,苏暖红着脸尴尬地接过,服务员却一副司空见惯的样子面不改色。

裙子不大不小刚刚好,苏暖还是有点小惊喜,一定是沈赫交待的尺码,想到昨晚的一夜缠绵苏暖脸上感到火辣辣。

父亲破产入狱,继母转移了家里的所有能动的资产逃出国外,临走前还不忘记设计毁掉她。她真的想不明白,二十多年来,她不争不抢,尽最大的努力做家里的透明人,为何继母和妹妹还是这么恨她。

现在的苏暖无家可归,她打算先去闺蜜家住上一段时间,到时找一份工作养活自己估计不难。

想着这些她收拾完毕就走出了酒店。

一只脚刚踏出酒店的大门,门前突然涌出了一群记者,他们来势汹汹似乎蹲守了很久。苏暖从来没见过这阵势,她下意识地往回跑,但为时已晚,一会功夫她就被围得水泄不通了。

“苏小姐,听说你在酒店卖身救父,对吗?”

“苏小姐,那个男人是谁?”

“苏小姐,你陪睡一次多少钱?”

“苏小姐......”

面对一群咄咄逼人的记者,苏暖脑袋嗡嗡,脸色煞白。

苏暖觉得呼吸越来越困难,两脚一软直接瘫倒在地。

——

苏暖在一张柔软舒适的床上缓缓地睁开眼睛,她环视四周,环境很是陌生,这似乎是个独栋别墅,她现在睡的房间在二楼,楼下花园花影绰绰,树影斑驳。

“请问有人吗?”她掀开被子起身。

没人回答,于是她走出了房门,外面也没人,走廊尽头的房间似乎有人在说话,于是她抬步向前。

“你叫我从国外回来就是为了这事?这么大的事你电话里怎么没跟我说?”沈赫气结,如果知道是为了这事打死他都不回来的。

“我提前告诉你,你还会回来?”沈老爷子看透了沈赫的心思。

“不管你说什么,我都是不会同意娶她的。”沈赫态度很坚决。

“你为了报当年苏炳业的救命之恩我不反对,但是你不能用我的婚烟去报。”

苏暖刚走到门外听到有人提到“苏炳业”她不由得脚步一顿。苏炳业是苏暖的爷爷,也是这世界上对她最好的人,可惜爷爷在她15岁那年因病去世了。

“沈赫,爷爷也是为你好,总有一天你会知道我的良苦用心。相信我,苏暖这个孩子不错,将来也会是个好妻子。”

沈老爷深吸一口气尽量压着心中的怒气。

当沈赫看到晕迷的苏暖被送到自己家,再加上爷爷现在跟他的所说的话时他就明白这分明就是一个圈套。这女人戏演得不错,亏得昨天他还真对她有过一丝的怜悯。沈赫想起了昨天女人的主动和妖艳,看来也不全是药物的作用。

“好妻子?可笑,一个随便就跟陌生男人上床,还要被众人指指点点的女人,她拿什么来做个好妻子?”

沈赫难解被算计的心头之恨言辞激烈。

“混小子,你都29岁了,自己娶不到媳妇我来帮你,你还诸多怨言?”老爷子有点激动,一边说一边用力地用手上的拐杖敲打着地板,“再说那都是谣言,说话要有证据。”

“我......”

沈赫想说我就是证据,但话到嘴边却硬生生地给憋了回去,要是给爷爷知道昨晚酒店里那个男人是自己那这婚他就结定了。

“现在都什么年代了,你一个年轻人还没我一个老头开放?就算她做了什么也是逼不得已情有可原,无论怎么样你小子也得给我娶喽!咳,咳,咳......”沈老爷子被气得吹胡子瞪眼,激动得地咳了起来。

沈赫见状给他倒了杯水,被他一把推开,水洒了一地。

“你不要以为我不知道你在国外的那些事,如果你不娶苏暖,那边的事情我有的是办法让你做不下去。”

“爷爷你......”沈赫闻言脸色一沉,他双手握拳青筋爆起。

“好,那咱们走着瞧!”沈赫气得摔门而出。

姜还是老的辣,沈赫以为自己在国外的事保密工作做得是极好的,没想到还是被爷爷知道了。

门口的苏暖听到里面的对话脸青白交加,心情很是复杂,原来自己在别人的眼里成了一个随便的女人,可是这是她能控制的吗?她也不想这样啊!苏暖眼眶微红还没来得及离开就跟夺门而出的沈赫撞了个正着。

“是他。”苏暖的心一下沉进了无底的冰库。

四目相对,两人神情复杂。

“满意了吧!戏演得不错!”沈赫凌厉的目光里充满了嘲弄与不屑。

苏暖不明所以,沈赫的一身寒气让她不禁打了个颤。

“是苏丫头在外面吗?进来吧!”

沈老爷子听到外面的动静喊道。

沈老爷子与苏暖十年前见过一面,那时她才15岁,是爷爷带她来的,爷爷说有事跟沈老爷商量叫她自己在花园里玩,于是她见到了在打球的沈赫,不久爷爷就去世了,之后她再也没有来过。

“沈爷爷好!”苏暖平复一下心情,努力地扯了扯嘴角挤出了一丝微笑。

苏暖走进书房,她看见书桌前头发花白的老人,凭着儿时的记忆她还是能认出他。看着苏暖煞白的小脸和僵硬的笑容,沈老爷子知道刚才他跟沈赫的对话她都听到了。

“沈赫那混小子的话你不要放心里,爷爷相信你!”

沈老爷子的一句:“爷爷相信。”让苏暖破防,这句话让她想起了自己的爷爷。妹妹苏倩跟继母在爷爷或爸爸面前告她状时,她的爷爷也总是说:“暖暖,爷爷相信你。”

“谢谢您,沈爷爷!”苏暖眼眶一红,声音有点哽咽。

“傻丫头,怎么还哭上了呢?以后谁敢欺负你跟爷爷说,有爷爷给你撑腰。”

沈老爷子说得认真,腰板笔直,气势如虹。

“如果是你孙子欺负我了呢?”

苏暖心中暖暖的人也放松下来。

“那也不行,他敢欺负你的话我打断他的狗腿。”

沈老爷说着故意扬起手中的拐杖气势凶凶地指着门外。

苏暖破涕为笑,想到刚才他们爷孙的对话她大概也明白了是怎么一回事。

“沈爷爷那可使不得,我可不想成为罪魁祸首。”

“苏丫头啊,你爷爷临终前托我照顾你,之前没找你那是因为你有家人照顾,还不到需要我的时候,眼下这种情况最好的方法就是让你嫁给沈赫。”沈老爷子叹了口气继续道:“唉,没想到老苏一生的心血就这样被毁了。”

“沈爷爷,谢谢你的好意,但是我不愿意嫁入沈家,我不想把婚姻跟恩情混为一谈。”

对于苏暖的话沈老爷子颇感意外,他一直以为苏暖嫁到沈家来主要的问题应该是在沈赫那边。没想到两人都不愿意。但是他们俩的这婚无论如何都得结。看来他得另想他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