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迹小说

第1章 少爷晕了

书名:化蛾本章字数:2998

       民国初年。

在江南一个叫碧山镇的村镇里,却也住了几户大户人家。有一家姓沈,先祖也曾在朝为官,现在已经是几代经商,又时逢乱世,更是不愿过问政治。

这沈家,看上去很是富有。有当地最大的房子,有当地最美的花园。单是家里的佣工就近百人。老爷沈雅儒已经过了三十五岁,看上去风流倜傥,俊逸非凡。夫人王氏更是个千里挑一的美女。这沈家,可以说是家大业大,可就是子女不多。王氏只生了个儿子,这孩子从小聪明,非常招人疼爱,只是像生来就有什么病,怎么治也总是病怏怏的。沈老爷为了这孩子的病,真可谓跑遍大江南北,四处造访名医,可都是治标不治本,总是开始有效果,过不多久,又是面色苍白,有气无力。

这一天,沈老爷和夫人又在为孩子焦虑。王氏试探着说:“老爷,你看风儿这病……你还年轻,是不是再娶一房,给你——”

“夫人,我要纳妾,还需等到今天吗?风儿是我们的骨肉,无论如何,我都要治好他,哪怕是倾尽沈家所有的家产!”沈老爷的决心很大。

“老爷,都是我不好,我真恨自己,为什么不再给你生个儿子?”王氏说着又是泪眼婆娑。

“夫人,你还说那些干什么呢?现在,我们是要尽一切努力让我们的风儿好起来。”沈老爷安抚着自己的太太。

“老爷,老爷,太太,不好了,少爷又晕过去了!”从客厅传来丫环小玫的惊呼声。老爷和夫人急忙从房中跑出来,向儿子的房间跑去。

王氏跑到儿子房间,泪水夺眶而出,只见她十二岁的儿子面色惨白,奄奄一息的瘫在椅子上。她带着哭腔呼唤着:“风儿,风儿!”她搂着儿子的头,任凭泪水滴落在儿子的脸上。

沈雅儒也是泪水涔涔,他难过地吩咐着:“小玫,快去叫杜大夫!”

“杜大夫已经来了,老爷!”奶妈也泪流满面。

杜大夫是镇上仅有的西医,他曾留学德国。他麻利地跟少爷打了针,配了西药,就告辞了!

一会儿,丫环小玫跳起来叫道:“少爷醒了,少爷醒了!”

王氏抑制住哭声,用泪眼望着自己的娇儿。儿子急忙用袖子为母亲拭去泪水,哽咽着说:“娘,对不起,又让你担心难过了!”

“傻孩子,你醒了就好!娘是多么希望,生病的是娘不是你呀!”王氏紧紧地抱住儿子,似乎这一次醒来是多么的不容易,似乎每一次和儿子的拥抱都是那么的弥足珍贵,似乎每一次儿子的醒来也都是最后一次一般!

“娘!”沈挚风用脸贴着母亲的脸。

“风儿!”母子俩拥在一起抽噎着。

老爷沈雅儒走过来,一手揽着儿子,一手揽着妻子,他可是什么都不怕的男子汉,但他此刻却怕了,怕失去他的爱子。他在心里祈祷:希望上苍把给孩子的苦难都转移给他,他愿为儿子代受一切病痛,一切苦难!

第二天,沈夫人王氏王茹凤带着贴身丫环青藤离开喧闹的街镇,来到碧山镇最有名的寺庙里为爱子求签祈福。她烧完香,虔诚地磕了三个响头,再虔诚地摇了一签,只见签上写道“劫难重重俱往矣,喜事桩桩因云依”。沈夫人有些弄不明白,急忙去问解签的大师。大师对她深施一礼,说:“女施主,这可是上上签呀!不知女施主为何人所求?”

“犬子!”沈夫人听说是上上签,心里好高兴。

“女施主,贵公子从此会脱离劫难,脱离苦海了!”大师说完又施了一礼。

“大师,这后面一句该怎么理解?”沈夫人想得到个准确的答案。

“阿弥陀佛!女施主,天机不可泄露!善哉!善哉!”说罢就离去了。

“喜事桩桩因云依,什么云?乌云还是白云?是说风儿会在有乌云或有白云的时候好起来?不对呀,风儿出生十多年了,哪一年没有乌云或白云呀?‘因云依,因云依’,‘依’是什么意思?唉,真想不透!”沈夫人在路上一句话也没说,吓得丫环青藤以为自己做错了什么,也不敢多说一句话、多说一个字,生怕触动了夫人那为儿子痛心的弦儿。只是紧紧地跟在夫人旁边。

青藤,是八个丫环中最懂事、最乖巧的一个。她今年十六岁,是在八岁那年,被夫人从街上买回来的。夫人比较看重她,很想把她给老爷做小。无奈老爷只钟情于夫人一个。老爷让青藤心动也不敢行动。她劝自己:做好自己的本份才是她该做的。非分之想,最好别有!否则,自己将陷入万劫不复之境,丫环也没得做了!

这沈家老爷雅儒,确实与其他男人不同。他只钟爱他的夫人,如果府上其他女人想引诱他,想投怀送抱,轻则撵出家门,重则打成残废。所以府上的丫环无数,也没有谁敢去勾引这个刚过三十五岁的男主人。而这个男主人对府上的丫环也总是不屑一顾。

回到家,王氏把求签的事跟老爷说了,老爷高兴地说:“好呀,夫人!看来,我们的风儿从此会好起来了!你看,这是今天一云游道士给风儿算的一卦,批文只有两句。”

沈夫人接过来,念道:“‘姻缘自古天注定,一生须有云同行。’‘因云依’,‘云同行’,老爷,这是不是说我们的风儿要找一个姓‘云’的女孩?”

“夫人,别去着急,只要风儿能好起来,以后的事以后再说吧!”沈雅儒也感到欣慰。

天下的父母总是为儿女操碎了心!沈挚风少爷的病没有因上上签有任何好转。沈老爷和夫人刚有点宽慰的心又提到了嗓子眼,这该怎么办呢?病还是需要药来医,求佛求神或许只是求一份安慰而已!

这天又来了一个云游的和尚,看上去是很有修行的那种高僧。沈老爷把他请进家门招待后,向那个和尚谈起了爱子的病情。和尚见了沈少爷,声如洪钟:“我佛慈悲。小施主与我佛有缘,如和我云游四海,三五年后,病自当痊愈。”沈家就这一棵独苗,老爷和夫人怎舍得?不到万不得已,他们是不会让儿子出家的。当然,若必须在出家和活着来做选择,他们是宁愿儿子活着的。可不到最后一刻,他们不会做那种选择的。沈老爷只有客气地送走了那个云游高僧。

过了几天,一算命的路过此地,也被沈老爷请进了家门,给沈挚风少爷算了一算,他算的和沈夫人求的签、沈老爷请的道士说的差不多。只是他临走时说了一句:“如想少爷早好,须要喜事进门。”

“喜事进门?风儿才十二岁,难道就给他娶妻吗?”沈老爷像是自言自语,又像是问夫人。

沈夫人说:“那有什么其他法子?就给风儿娶一门亲吧!只是这镇上姓云的不知好不好找?”

“夫人,穷人家的也不怕,只要姓云就行!”沈老爷也别无他法。

七天过后,沈老爷找来管家王城:“王城,这镇上找到了姓云的吗?”

“老爷,家家户户都查了,一户也没有!”王城怯弱地说。

“没有?偌大一个镇竟然找不到姓云的?天哪!真是天要绝我吗?”沈雅儒从心底深处感到一股儿绝望。

王城悄悄地退下了!

沈雅儒来到沈家祖宗祠堂,他虔诚地跪下,凄然地流着泪,他悲哀地对着祖先的牌位,悲凄地诉说着:“沈家的列祖列宗啊,雅儒从未做过什么亏心事啊,为什么要我得儿如此?难道我沈家就该在这一代绝后吗?我不甘心,不甘心啊!祖宗啊,您们告诉雅儒,雅儒到底做错了什么,做错了什么?祖宗啊,雅儒该怎么办?怎么办……”

沈夫人赶来,跪在了老爷的旁边,也是泪如雨下,心痛如割!

晚上,沈雅儒找来管家王城,告诉他,明天他将带着儿子去上海治病,叫管家同行。王城领命而去。

临走时,沈雅儒对夫人说:“不治好风儿,我绝不甘心!绝不放弃!”沈夫人只是哭着点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当她目送自己的爱子和丈夫远去,她的心说不出的悲哀。她不知道,这一次与爱子一别,到底还有没有相见之日?

沈雅儒偕同儿子、管家,经过几天的颠簸,总算到了大上海。

沈雅儒带着儿子去看了西医,十天也不见好转,他很沮丧,真想放弃,可他想起曾经说过的话,他不能放弃,绝不能放弃!

他又带着儿子去北京看了西医,也看了中医。可病魔始终缠着他的儿子。当夜深人静时,他常常望着天空落泪。可天上的星星依然眨着眼睛,月亮依然露着笑脸,总不懂他的心事和悲哀!

       北京是个军阀混乱的地方,见治不好爱子的病,沈雅儒决定回家,毕竟家里清静。

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