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迹小说

第2章 路拾紫云儿

书名:化蛾本章字数:2998

         沈雅儒现在所想的,就是怎么对风儿好就怎么来!他在心里祈求上苍,让他的风儿健康,如普通人一样健康,如普通的孩子一样快快乐乐地长大!

         沈雅儒带着儿子,偕同管家离开了喧闹的北京,坐火车先到上海,再辗转到无锡,然后坐着马车向家的方向行驶。

这天,天气晴朗,天上的太阳露着笑脸,天蓝得非常美丽,也非常可爱。马车在官道上行驶着。为了不让儿子受累,沈雅儒吩咐赶车的车夫慢一点儿。

现在正值草长莺飞的春天,小少爷沈挚风看到马车外的粉红的桃花,洁白的梨花,柔软嫩绿的柳条,他心情特别好,人也精神了许多。沈雅儒终于从儿子的脸上看到了从未有过的红润。他是多么渴望,多么渴望自己的儿子像别人家的孩子一样健康、活泼……

    马车行到一座桥处,沈雅儒叫车夫停下来歇一会儿。沈雅儒问儿子:“风儿,累吗?”

   沈挚风摇摇头,说:“爹,我想去桥上看看!”

  沈雅儒怕这早春的风让儿子感染风寒,他儿子实在是伤不起啊!“风儿,外面有些冷,当心风……”

“爹,我是风儿,风怎么会吹风儿呢?”沈挚风也偶尔调皮。说完,已自己下去了。

沈雅儒急忙跟下去,管家拿了披风也小跑着跟了过去。

沈挚风来到桥上,望着蓝天,高举双臂“啊啊”地大吼了几声。

沈雅儒吓慌了:“风儿,你怎么了?”

“爹,我没事,我觉得有一股子东西塞在我的胸腔里,我大吼两声,就想把它给吼出来!”沈挚风看着自己的父亲。

“风儿,快进马车,这儿风很大!”沈雅儒担心着。

“爹,我吼了两声,觉得舒服了许多!”沈挚风看上去一点儿没事。

沈雅儒这才发现,儿子从今天早上起来到现在,说话就没喘过气儿,整个人看上去神清气爽了许多。特别是现在,他站在桥上,沐浴在阳光春风里,分明就是个俊美的少年,哪里像一个病人?沈雅儒好高兴,是不是儿子好了?突然又担心起来:“这一切会不会是别人说的回光返照?老天哪,如果是那样,您不是叫我乐极生悲吗?”他惊慌起来,拉着儿子就向马车走去:“风儿,我们赶快回家,回家告诉你母亲,让她也高兴高兴!”

“爹,你看河里的鱼,它们游来游去,多美呀!爹,我好以后,你教我游泳,好吗?”沈挚风祈求地望着父亲。

“只要风儿好了,你要做什么,爹都答应你!”沈雅儒觉得事情很严重,他认为儿子的这些要求是反常的,他几乎认定儿子是回光返照。他生怕儿子回不了家,因为他不相信儿子好了,许多医生都说无可奈何,只能保养,听天由命了,怎么会好得这么快?

就在这时,一片吵嚷声传来。少年人总是想看点儿稀奇。沈挚风嚷着要去看,沈雅儒说什么也无心管其他事,他只想带着风儿尽快回家,可他又不忍拒绝这或许是儿子的最后请求!听着那撒娇的语言:“爹,去看看嘛”,他心如刀割。

沈雅儒望着儿子祈盼的目光,对管家说:“王城,你先去看看是怎么回事?”王城领命而去,沈雅儒陪儿子回到了马车里。

一会儿,王城回来了,他告诉老爷:“那边有两口子在为女儿吵架,男的要把女儿卖了,女的怎么也不肯!”

“爹,我们去看看,去看看嘛!”沈挚风请求着。

这时,那一家人已吵着向这边走来。男的拼命地要去拉躲在女的背后的小姑娘,只听女的哭着说:“你别卖她,别卖她,好不好?”

沈雅儒从马车里下来,走过去问:“你们要卖女儿吗?”

男的望了一眼沈雅儒,说:“是呀,关你什么事?”

“孩子还这么小?是不是家里生活有问题?”沈雅儒只看到一眼那藏在身后的娇弱的身影,对这家人充满了同情。

“老爷,你别信他,他是想卖了她,拿钱去嫖和赌!”女人怕沈老爷同情男人。

“贱货!”男的看上去满脸横肉,狠狠地甩给女人两耳光,龇牙咧嘴地说:“她又不是我闺女,在这样的乱世,我凭什么要养一个别人的闺女?”

“不是你女儿?”沈雅儒不明白了。

“是的。”女的哀哀地说,“她是我从路上捡回来的!”

“捡回来的?”沈雅儒转过去望了几眼躲在女人身后的小女孩:由于拖拖拉拉,小姑娘的头发有些乱,脸也脏兮兮的,但那灵慧的大眼已告诉别人,她出生于不凡之家。她一身紫衣,春风吹飘起她的裙摆,看上去好飘逸!

沈挚风也早已下了马车,她也看到了小女孩,看到了小女孩的紫衣,看到了小女孩的飘逸,他觉得就像天边的一片美丽的云彩。蓦然,他脱口而出:“紫云儿!”

“紫云儿?”沈雅儒吃了一惊,儿子怎么喊出了这样的名字——紫云儿?他又望了望小姑娘,只见小姑娘依然是怯怯地望着他,他对小姑娘说:“小姑娘,别怕,过来伯伯问你话,好吗?”沈雅儒声音轻柔,生怕吓着这个可怜的孩子。

小姑娘觉得这个伯伯温和慈爱,慢慢地走过来,沈挚风觉得,她就像一片紫色的云一样慢慢地飘了过来!

“小姑娘,你叫什么名字?”沈雅儒试探着问。

小姑娘想了一会儿,摇摇头,用稚嫩的声音说:“不知道!”

“那你几岁?”

“不知道!”

“那你愿意跟伯伯走吗?”小姑娘想了一会儿,点了点头。

沈挚风走过去,拉着她的小手。小姑娘觉得,有了这位伯伯和大哥哥,她什么都不怕了。如果能跟伯伯和大哥哥在一起,那她一定什么都不怕了。她怯怯地冲沈挚风一笑,沈挚风也给她鼓励的一笑。

“你想要这小丫头?”满脸横肉的男人问沈雅儒。

“对,你要多少钱?”沈老爷已经决定把这个孩子买下来。

“一千两,外加她身上的玉佩!”满脸横肉的男人继续着他的要求。

“玉佩?玉佩肯定是小姑娘父母留给她的器物,这不能给你!玉佩,两百两,行了吧?”

“不行,五百两,一共一千五百两,成,你就把人带走,不成就别管!”说着就要去拉小姑娘。

沈挚风望着父亲,急切地说:“爹,不能让他带走!”

沈雅儒望了望儿子,对满脸横肉的男人说:“好吧,这是银票,你自己去钱庄取!”

男人把银票看了又看,确定无伪后,才得意忘形地扬长而去。

沈雅儒父子俩高兴地牵着小姑娘回到马车里。王城用毛巾把小姑娘的脸擦干净了。小姑娘笑咪咪的,她觉得这位伯伯和大哥哥就像她的爹和哥哥一样。

沈雅儒把小姑娘抱在膝上,亲切地问:“小姑娘,你可以告诉伯伯,你原来住在什么地方吗?”

小姑娘眨了眨灵慧的大眼,说:“我不知道那儿的名字,那儿有好多人,有好多房子!”

“小妹妹,你可以把你的玉佩给我看看吗?”沈挚风轻声地问,生怕吓到她。

小姑娘取下脖子上的玉佩,递给沈挚风,用娇嫩的声音说:“给,大哥哥!”

沈挚风接过,细细地观赏着,这玉佩绿得晶莹剔透,整块成心形,在那中间刻有一个“雲”字。

沈雅儒也看到了玉佩上的字,他想起妻子求的签,道士给儿子算的卦。“因云依”,“云同行”,这个孩子身上的玉佩,恰恰有一个“雲”字,这就是风儿的缘吗?这真是天意呀!他想到这儿,仿佛看到了儿子灿烂的明天。他又看了看玉佩,这玉确实不是凡家之物!他从儿子手中接过,翻到背面:天哪,竟然有“乾隆”两个字,看来,这孩子确实不是平凡人家之女,这玉是一无价之宝啊!再看这孩子,虽仅五六岁,她所表现出来的气质是沈雅儒从未见过的。长大了,这小姑娘一定是个绝世佳人!可他又有点担心,他们家能罩住这仙女式的可人儿吗?唉,那就看儿子与她有没有这个缘了!

小姑娘靠着沈雅儒,渐渐地进入了梦乡。

沈雅儒见儿子望着小姑娘,眼睛从没离开过。他轻声地问儿子:“风儿,你一见她叫她什么?”

“紫云儿!爹,我叫她‘紫云儿’,你看,她就像一片紫色的云靠着你!”沈挚风依然望着小姑娘熟睡的模样。

“好!风儿,反正她已不记得自己的名姓,她玉佩上又有一个‘雲’字,今天又一袭紫衣,我们就叫她‘紫云儿’。紫云儿,这是个好名字!”沈雅儒有些激动,声音说大了一点儿。他急忙轻拍着那小姑娘,生怕她被吵醒!

可小姑娘还是醒了,她的长睫毛动了几下,睁开大眼睛,问:“伯伯,你们在说什么?”

“小妹妹,我们叫你紫云儿,好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