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迹小说

第1章 棚户区里的家庭

书名:雪后阳光本章字数:2402

1999年初冬时节的一天傍晚,大雪纷飞,纷至沓来的鹅毛大雪散落在了这个北方小城里的每个角落,将整个小城包裹在厚厚的白雪之下。此时昏暗的路灯亮起,透过摇曳的光线依稀可见, 一个二十五、六岁的小伙子独自穿行在雪花纷飞的街头。他尽可能的将头埋进一件陈旧的军大衣的棕色毛领中,双手交叉着插在衣袖里。

小伙子略显消瘦,双眼深邃,透露出一种与年龄不相称的成熟和沉静。干练的小寸头上一道长长的刀疤从头顶延伸到发际线,仿佛是生活曾经留下的记号。脚下的翻毛大头鞋踩在厚厚的积雪上,发出沙沙的声响。他走进了一条狭窄的巷子,巷子的两侧都是低矮破旧的小平房,城里人管这里叫棚户区,但多数人称呼这里是贫民窟。

在往前走就是这里的一个标志性建筑——公厕,这个公厕是贫民窟里仅有的一个旱厕,每天供棚户区的上百户居民使用。这地方每到夏天,指甲盖大的绿豆蝇满天飞,拖着尾巴的大白蛆满地爬,屎尿的臭气离着二里地就能闻到。到了冬天大粪积累起来,堆的像小山一样,已经超出蹲坑的平面,想要解大号都得半蹲着,屁股抬得高高的,很怕低了一点就会粘上屎。在往前走百十来米就是他的家,这是通往他家的必经之路。

小伙子走到一处低矮的平房前推开了房门,一股带着煤烟气的暖意扑面而来,屋内一盏六十瓦的灯泡,照亮了昏暗的屋内。在这个只有一人高的简陋小屋里,父母正在厨房里忙碌着,一股飘渺的热气从锅里升腾而起。他低下头,哈着腰走进低矮的厨房,向父母打了个招呼:“爸、妈,我回来了。”

李明满脸沧桑,现已年过半百,身为六级钳工出身的父亲,有着一股坚韧不拔的力量。母亲王红英则是一位慈祥的中年妇女,她的眼中充满了对儿子的关爱和期待。

“子龙,回来啦!”王红英温柔地笑着,用手拭去儿子额头上的雪花。 “今晚炖青鱼,你爸新学的,做出来跟青鱼罐头一样,赶紧洗洗手准备吃饭了。”

1999年那个下岗大潮席卷全国的年代,对于这种下岗家庭吃上一顿青鱼,也算是改善伙食了。李子龙微笑着点了点头看向了父亲李明。

父亲李明听到妻子夸赞自己的手艺,脸上露出不好意思的红晕,嘴里喃喃自语着:“就是有点费嘎斯。”同时,他伸手摇了摇嘎斯罐。尽管家境拮据,此时却充满了家的温度和平静。

李子龙转身进屋走到墙角的脸盆里洗洗手,然后抱起一张折叠桌,打开后放在了地中间。这张桌子是父母三年前出摊的时候捡到的,捡来时还比较新,只是有一条腿短了一点点,所以被人扔掉了。到了钳工出身的父亲手里,修起来自是不在话下。

刚放完桌子,母亲就端上一盘青鱼和一盘拌豆芽菜走了进来。李子龙连忙上前接过母亲手里的菜,摆在桌上嘴里说着:“妈,你坐着,我去拿。”李子龙随他父亲,是一个不善于表达的人,平时话就很少,别人说话时他只会傻傻笑着迎合。即使跟朋友在一起喝酒也就会说“来,喝!”这两个字。

李子龙转身走进厨房,端着电饭锅和碗筷走了进来,身后跟着系着围裙的父亲李明。父母落座,子龙拿起碗盛了三碗饭后也坐了下来。母亲则拿出一壶散白,拧开盖子倒入了一只印着“老龙口”的玻璃杯子,放在了父亲面前。父亲拿起杯喝了一口酒说道:“子龙,今天去招聘会,怎么样?”。

“没有合适的。明天出完摊我再去看看。”子龙低着头说着。母亲夹起一条鱼放在他碗里慈祥的说着:“不急,咱家一天也能挣几个。”子龙听母亲说的有些惭愧只能低下头往嘴里扒拉着饭。

“哎~有个班上就行啊,别挑挑拣拣的了。我和你妈还能干几年啊。这一天到晚,起早怕半夜的,快干不动了。”父亲叹口气说道。

三年前子龙和父母还是国营钢厂的职工,不成想铁饭碗变成泥饭碗,泥饭碗还掉地上摔了个稀碎,顺应时代的潮流一家三口同时下岗回家了。还好母亲以前在厂里食堂工作,会做些面食早餐什么之类的。下岗后为了生计,父亲焊了一辆三轮车,东北叫做倒骑驴。一家三口便做起了早餐摊的小生意,随赚不到大钱,但也能解决全家温饱了。

其实并不是李子龙不想找工作,那是三年前陪父母出摊时出了一场意外。事情是这样的,几个宿醉的小混混吃完早餐不给钱就要走,被父亲拦下,与他们理论时发生口角,混混们一脚将父亲踹倒在地,子龙见状一怒之下与混混们打了起来,虽然几个混混被打的哭爹喊娘,但子龙也被一个混混朝着头砍了一刀,要不是子龙躲的快,估计也见不到第二天的太阳了。

事后警察赶来,也不顾父亲和子龙的伤势,将几个人一起带回派出所处理。混混里有一个外号叫““小耳朵””的,也就是砍了子龙一刀的人。他父亲是区里的副区长,闻讯跑到派出所,见自己儿子挨打了,不分青红皂白的要求派出所严惩李子龙。

派出所给父亲李明两个条件选一个,一是收押判刑并赔偿混混们医药费,第二种选择掏一万元私了。那时候的一万元对于李子龙的这种下岗家庭简直就是天文数字,但父母硬着头皮选择了后者,回家东拼西凑的才交了这一万块钱私了。事后,父亲李明感觉自己活的很窝囊,一场大病在家躺了一个多月,母亲更是整日哭哭啼啼。

李子龙被关了两天后才被放出来,在派出所也是被打的遍体鳞伤,头上的伤自然也没得到及时的治疗,以至于落下一条长长的刀疤。小城本就不大,这事很快传的满城风雨。带来了些好处,就是没人在去父母的早餐摊闹事,同样也没有单位愿意用一个打架斗殴,敢玩命的李子龙。

“哎~要不是前几年,打架那事,咱家子龙找工作也不至于这么困难。”母亲说着眼睛红了起来。李子龙见状忙笑笑说道:“妈,没事的,工作好找。你别担心了。听说明天公园里有一场招聘会,说不定有单位请我的呢。”母亲听了笑笑说:“你小时候算命的就说你是富贵命,妈不担心,不担心。”

父亲也知道子龙的工作为什么不好找,理解儿子的难处。怪只怪自己只是一个下岗的臭工人,没啥能耐,父子俩挨打都讨不到公道,更别说帮儿子谋一份像样的工作了。叹口气说道:“行了,不说了。吃完饭早点休息吧,明天一早还要出摊呢。子龙明早我和你妈要去早市上货,你先去摆摊。”

吃过晚饭,子龙收拾好后,跟父母说了声:“爸妈,早点休息吧。我去睡了。”说完,走出屋子来到厨房,打开折叠的钢丝床,铺好被褥钻进被窝沉沉的睡去。

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