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迹小说

第6章 冯家三狼

书名:雪后阳光本章字数:2713

此时李明夫妇担心儿子安危也赶到了派出所,听到里面子龙在喊冤。顺着声音急切的走了过去。正好看到子龙被押着往外走。子龙见父母来了,嘴里说着:“爸、妈,他们冤枉我。”

母亲见状“噗通”一下跪在警察面前,无助的哀求道:“警察同志,我儿子不会抢劫的。求求你们放了我儿子吧... ...”

父亲还算冷静,有些颤抖的说道:“让我跟子龙说几句话行吗?”

警察倒也没为难子龙父母,说了句:“有话快说。”

“爸,真不是我干的,我早上救了一个老太太,是小耳朵干的,他们栽赃陷害我。”子龙委屈的说着。

“子龙啊,爸相信你。配合警方调查,真相会水落石出的,家里不用担心。”子龙父亲强忍着泪水说道。

“爸,我兜里有手机,你拿回去,给王哥打电话。”子龙突然想起了手机,他知道这是正面自己清白的唯一希望。李明伸手拿出子龙大衣兜里的手机,颤抖着嘴唇,狠狠的点了点头。

“行了,走吧。”还不等几人说完话,警察就押着子龙走出了派出所,子龙回头喊着:“爸,给王哥打电话。”,就这样他被带上警车朝着城南看守所飞驰而去。

李明夫妇在派出所门外,含泪目送警车走远。同时派出所二楼也站着几个人,一脸奸笑着看着警车离开他们的视线。

“呜呜...老头子怎么办啊?”王红英看着远去的警车哭泣着。

“哎~还能怎么办?咱家都是下岗工人,我姐不在峰川市,我弟就是个工人。你家人还是外地的。哎~,咱们只能相信警察会还给子龙个清白了。”父亲李明显得很沮丧,他知道既然是栽赃就不会轻易的翻案,但自己这种蝼蚁百姓又能怎么样呢。

此时已经是下午两点了,警车来到看守所的大门外,按了两声喇叭后,一个警察走了出来,“呦,老梁,又送人来了?”。

警车车窗摇了下来,叫老梁的警察探出头脸上堆着笑回道:“张哥,值班啊,别闹了,叫我小梁就行,我哥才是老梁呢。”

“可别叫我张哥,担不起啊,这峰川市谁敢不叫你们梁家一声哥啊。来给梁哥开门。”姓张的警察说着夹枪带棒的风凉话,回头叫出两个值班的民警将大门打开了。

“谢张哥了,改天请你喝酒。”梁姓警察,摇上车窗,径直的开进了看守所的院子。刚一过大门嘴里就“呸”了一声说道:“操,一把手都是咱家的,一个他妈的副职,装个鸡拔毛。”

这个梁姓警察不是别人,正是梁栋的堂弟,叫梁成,通过梁栋的关系当上了警察,并安排在青年街派出所。也就是他栽赃陷害了子龙。

警车驶进了看守所的大院。梁成带着一名警察押着子龙下了车,走进了看守所的大楼。来到二楼写着“所长”的办公室,梁成跟另一名警察说道:“你在这等我一下”。之后敲敲门,只听里面有人说道:“进来。”梁成这才推门而入。

“哥,我哥给你打电话了吧?”梁成刚一进屋,门还没关就说了这么一句。

“门关上,我他妈跟你说多少回了,在单位叫我冯所。”冯所有些恼怒的训斥着。

梁成赶紧关上门,紧走几步上前点头哈腰的说道:“好,好,兄弟不对。这不是在家叫习惯了吗。”

“现在可不能习惯了,没听说新来的副市长带了一个公安局局长来吗?已经三个多月了,只听说副市长露过几次面,局长就没露过面。这里肯定有事。还是小心为上。”冯所怒气平息了一些,说话语气又恢复了平时的派头。

“哥,怕啥啊,就咱们家在峰川市这关系,黑白通吃,一个局长算个屁?我哥说了,那个副市长来也就混个几年就调回省城了,这峰川市还不就是咱们家的?”梁成有些张狂的说着。

“希望如此吧,这段时间别出大事就好。还是小心为上。刚才你哥来电话了,我知道怎么做,没啥事你回去吧。”冯所不待见梁万这种货色,下了逐客令。

“好,哥,我先走了,这是我哥让我带过来的。”梁万说着从衣服里拿出两条中华烟放在了冯所的办公桌上,转身走了出去。

冯所本名叫冯光明是冯建国的亲弟弟。据说还有一个亲大哥叫冯国庆的,是市建设局局长。峰川市百姓称呼冯家这哥仨叫冯家三狼,可见百姓对冯家的痛恨。只是苦了子龙,见义勇为被冤枉成了抢劫犯,而真正的抢劫犯却逍遥法外。

在梁成来之前,梁栋已经来电话了,将整件事情说了一遍,最后要求冯光明安排一下,让子龙在“号子”里吃点苦头,最好是弄死在里面,整个死无对证,这样能省下不少麻烦。

冯家三兄弟能走到今天这般光景,本就不是白给的。这哥仨,一个比一个精,尤其这冯光明更是老奸巨猾。他本就讨厌梁家这俩废物点心,要不是碍于是二嫂家亲戚早就不搭理他们了。

冯光明思索再三,决定先等几天,如果那个老太太没报案,这事也就不了了之。李子龙做个替罪羊也就算了,整好了还能从这穷小子家弄点钱花。

要是报案了,还要看梁栋那边怎么处理,如果能将老太太糊弄过去,同样做个结案处理,还是让李子龙当替罪羊。

如果糊弄不过去,那就走下策,在“号筒子”里弄死李子龙,来个死无对证。但现在让李子龙在“号筒子”里吃点皮肉之苦是免不了的。于是冯光明叫来了心腹,吩咐了几句。

与此同时子龙家已经是一团乱麻了,母亲坐在炕上一只哭哭啼啼,父亲拿起已经戒掉三年的烟,使劲的抽了起来,一边抽还一边唉声叹气。

“铃...铃...铃”这时候手机响了,李明突然想起来了子龙交给他的手机,顺着声音在蓝色大衣兜里找到了手机,按了几次才接通。

“喂,弟啊,老夫人手术非常顺利,别担心了啊,哥过几天就回去。”里面传来了一个男人的声音。这声音李明耳熟,但一时想不起来是谁。

“喂,你是子龙的王哥吗?我是他爸,子龙出事了,被抓进看守所了,说他今天早上抢劫了一个老太太”李明这才想起来,子龙说的打电话给个王哥,当时李明寻思着,子龙也没认识什么王哥啊?是不是糊涂了?

电话那头稍微沉静了几秒钟后说道:“叔,我是市医院的王越啊。你慢点说是怎么回事。”

李明一听是市医院的王主任,如同抓到了救命稻草一般,拿着电话的手颤抖着说道:“是王主任啊,你是有大能耐的人,帮帮子龙吧,咱一个下岗工人家庭,也不认识谁,全靠你了。今天上午十点多来了两个警察说子龙早上在江山御景那边抢劫了一个老太太... ...”李明叙述着整个的事情经过。

“这不是栽赃陷害吗?昨晚我值班,这事我知道啊。叔你别着急,我这就找人问问。”王主任有些气愤的说道。

“好,好,王主任,这事全仰仗您了。只要还子龙的清白,婶子全家给你跪地磕头啊。”母亲王红英抢过电话急切的哀求道。

“婶子,别客气,这是我应该做的。你们别急,我先挂了,你们等我消息”王主任说完挂上了电话。

刚挂上电话,就听见门外有人敲门。这可把老两口子吓坏了,现在这两位已经是惊弓之鸟了。随即传来了两个人的喊声:“龙哥,龙哥在家没?”

“是大王宇和小王宇。”李明听出外边是子龙朋友的喊声,在屋里应了一声后,走到门口打开了门。

只见一个身高有一米九,皮肤黝黑,站在那跟个黑铁塔似的大个子和一个与子龙身量差不多的两个小伙子站在门外。他俩不光同名,还是同一年生的,但并不是一家人,都是厂区下岗职工的子弟。为了区分两个人,子龙管大个的叫“小王宇”小个的叫“大王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