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迹小说

第7章 9号“号筒子

书名:雪后阳光本章字数:2270

晚上城南看守所里,一个明显带着醉意的警察,来到写着9的“号筒子”门前,透过门上的一个小窗户朝着里面说道:“二蒙子,提审”。

躺着东边大通铺炕头的一个秃子站了起来,走到门前笑嘻嘻的说道:“李哥,怎么晚上还提审?”

“少他妈废话,出来!”李姓警察嘴里说着,手里拿着钥匙打开了大门。“二蒙子”站在门口伸出双手等着警察给他戴手铐。

“行了,今天不铐你,走。”警察说着,让开一条道,让“二蒙子”出来,随即关上了大门。

9号“号筒子”关押的都是犯案比较重的犯罪嫌疑人。这个“二蒙子”就是这个“号筒子”里“号长”,他是通辽的汉族人,所以起的外号叫“二蒙子”。几年前带着几个哥们儿来到峰川市,给一个KTV看场子。上个月将几个来店里闹事的混混砍成重伤。几个人连夜想逃回通辽,结果在火车站被抓到了。

十分钟以后“二蒙子”乐呵呵的回来了,手里还拿着一条玉溪和一个白色的塑料桶。号里的其他犯人围了过来,七嘴八舌的问“二蒙子”啥情况。

“老大,怎么提审还给你烟酒啊?”一个犯人问道。

“李哥有事求咱哥们,何止烟酒啊,还有好事呢。”二蒙子有些得意的说着,眼睛却瞟向了坐在炕梢的子龙。犯人们似懂非懂的也随着二蒙子的目光看去。

“嘿,新进来的,说你呢。别怪咱们哥们不仗义,有人让你吃点苦头。”二蒙子边说边往子龙身边走去,话音刚落猛的扑向了子龙。

在二蒙子跟自己说话的时候,子龙已经有了防备。见二蒙子向自己扑过来,子龙也不含糊,身子往后一仰,抬起一只脚朝着二蒙子肋骨踹了过去。二蒙子意识到不好,但身体已经腾空离地,在想闪开已经来不及了。“咔嚓”一声,清脆的骨头断裂的声音传来,二蒙子带着一声惨叫被子龙踹飞了出去。

“操你妈,上,干他。”其他犯人还是头一次见二蒙子吃亏,还没反应过来就听见二蒙子的喊话。一时之间十几个犯人一同扑向子龙。

此时子龙已经站了起来,见十多个人向自己扑来,手脚并用的与犯人们打成一团。即便子龙在猛也扛不住对方人多。几分钟之后子龙双手抱头,身体蜷缩在墙角。这样能打到他的人也只有两三个。

犯人们也不好过,几个最早扑向子龙的躺在地上哀嚎着。有的捂着裆,有的捂着心口窝,还有一个满嘴是血的爬在地上找着牙。

就在这时“咣噹”一声大门打开了,两个警察拿着电棍跑了进来大喊一声“住手,抱头蹲在原地”。大部分犯人乖乖的抱着头蹲下了,只有墙角几个殴打子龙的犯人,好像没听到一样,一点停手的意思都没有。一个警察上来,拿起电棍开始怼向了这几个人,几声惨叫之后,犯人们老实了。

这时子龙也无力的放下了双手,露出了鼻青脸肿的脸,白眼仁已经被打的充血,变成了红色的。子龙抬头看了看来的两名警察,有一个他白天见过一个是来时,梁成嘴里说的“张哥”。

“嘿,嘿,你没事吧?”张姓警察来到子龙身边问道。子龙摇摇头也没说话。

张姓警察转头看了看躺着地上哀嚎的几个人问道:“二蒙子,说说吧,怎么回事?”

二蒙子手抱着肋骨的位置,喘着粗气狡辩着:“张哥,我们就是问问这小子怎么进来的,他啥也不说上来就干我,这人肯定有精神病。张哥,我肋骨好像折了,他们伤的也不轻。”说着手指向地上哀嚎的几个人。

“今天晚了,明天再说。今天晚上能老实点不?”张姓警察皱皱眉对着犯人们说道。也不等犯人们答话,带着另一名警察转身走了出去,随即传来锁门的声音。

犯人们见警察走了,纷纷站了起来回到了自己床铺上。有几个来到了二蒙子身边搀扶着他躺回炕头。之后七手八脚将另外几个趴在地上哀嚎的一并搀扶到床铺上。

“操你妈的,小比崽子,你给我等着。日子长着呢。操你妈的,我他妈弄死你。”二蒙子恶狠狠的叫嚣着。

子龙还是一句话也不说,只是坐在炕梢的角落里眼睛死死的盯着二蒙子。

“号筒子”里没有表,也就没有了时间。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所有犯人都沉沉的睡去,打呼噜声此起彼伏,子龙这才敢闭上眼睛睡了过去。

凌晨三点,子龙的生物钟再一次的叫醒了他,他猛然睁开眼睛看着“号筒子”里的犯人。心里想着自己不一定要关多长时间呢,等二蒙子好了,没有自己好果子吃。

他是那种想明白就干的人。他悄悄的下地,来到了二蒙子的炕头处站下,观察着二蒙子。凌晨三点对于常人来说,都是深度睡眠的时候,二蒙子也不例外。子龙悄无声息的上了炕头,看准了二蒙子的裂谷处,猛然抬起脚踩了下去,随着脚的落下,骨头断裂的声音伴随着惨叫声传了出来。

不等其他人反应,子龙接连数脚都踩在二蒙子的同一个部位。二蒙子紧忙侧过身去全身缩成一团,胳膊护住了肋骨处。子龙见踩不到肋骨,看准大腿骨的位置再次狠狠地踩了下去。几脚之后,又是“咔嚓”一声清脆的骨头断裂的声音,同时伴随着撕心裂肺的哀嚎声夹杂着骂娘的声音。

在黎明前最后的黑暗时刻,这种撕心裂肺的声音,不可谓不渗人。其他的犯人这时也都坐了起来,看到如杀神般的子龙,众人吓的大气都不敢出。

子龙突然停止了脚下动作,脚踩在二蒙子头上,转头扫视着一众犯人。每个犯人脸色都露出了惊恐的表情,有的犯人看到子龙看向自己,被吓的连忙钻进被窝,抓着被蒙在了自己头上。

“又他妈怎么了?”张姓警察再次跑来,只是这次没开门,只是在外边打开了“号筒子”里的灯,透过门上的小窗口看向里面。见到子龙咱在炕头脚踩着二蒙子的脑袋说道:“差不多行了,消停点,一会天亮了。”随即关上了灯。

“二蒙子?老大?号长?你让我等着?”子龙语气平和仿佛什么事都没发生一样的说着,眼睛却死死盯着脚下的二蒙子。

“大哥,我错了,我服了。”二蒙子已经是进气多出气少了。

子龙抬起踩着二蒙子头上的脚,也不说话转身走回炕梢的墙角坐了下来。

“哎呦,我肋骨,腿骨都折了”二蒙子哀嚎着。

“闭嘴”子龙轻声的说道。顿时二蒙子连大气都不出了,生怕在得罪这位杀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