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迹小说

第9章 回家

书名:雪后阳光本章字数:2148

“爸、妈,我回来了。”子龙推开门有气无力的喊着,回到了低矮破旧的家,家随破旧不堪却是子龙心里最安全的港湾。“回家的感觉真好。”子龙心里想着,脚步却没停下,快走几步进到了屋里。只见屋里四个人围坐在饭桌前,目光错愕的看着自己。

几个人刚听见子龙的声音都以为是错觉,但声音刚落,就见子龙站在了自己的面前,顿时几人都愣住了。

“龙哥!”大小王宇先反应了过来,齐声的惊呼道。

“子龙,儿子,妈不是做梦吧。你这是怎么了?谁打的?回来就好,回来就好。”母亲王红英急走几步来到子龙身前,抚摸着子龙脸上的伤,哭了起来。

“子龙。”李明也走上前,作为一家之主的他,一时之间不知道怎么表达自己的感情,红着眼圈,颤抖着叫出儿子的名字。

“儿子,快上炕暖和暖和。老头子,在给炉子填点煤。大王宇你俩,去巷子口的饺子馆点几个菜,买几斤饺子,照着一百块钱花。”王红英见儿子回来喜出望外,安排给几个人各自的任务。自己则拉着子龙坐在了炕上,嘘寒问暖起来。

一会的功夫小王宇拎着几盒菜跑了回来。此时桌子上碗筷已经摆好了,就等着小王宇买菜回来了。李明特意拿出了自己珍藏多年的老酒。

王红英接过菜,摆放在餐桌上,说道:“都上桌吧,都饿了吧。”众人围坐在桌前坐了下来。

“龙哥,到底咋回事啊?不是说进城南看守所了吗?听说进那里的没有几个出的来的。”大王宇问道了点子上。

“是啊,子龙啊,怎么出来的?是不是他们知道抓错人了?”李明说着,四双目光齐齐的看向子龙,等着他解答众人的疑惑。

子龙详细将如何被押金看守所直到被放出来的经过,细细的给几人讲了一遍,但忽略了“二蒙子”的事。说完还将取保候审的那张纸放在了桌上。

“嗯,我看啊,应该是王主任帮的忙。子龙,你回来了就要好好感谢人家啊。这可是咱家的大恩人啊。”李明拿起纸仔细的端详着,他认为检察官叫王闯,王主任叫王越,他俩一定有点亲戚关系。

子龙并没有说什么,他记得不管是王越还是王闯他们都说过注意保密或者不要乱说之类的话。现在很多事情都是迷,自己也不方便将更多的事告诉父母。

“子龙,这部电话是你买的?幸亏有这个电话啊,要是以咱家这点能耐,哎... ...”李明自知,自己虽然是家里的顶梁柱,但在外人眼里就是一个啥能耐没有的下岗工人,自己说着说着还叹了口气。

子龙接过电话,并没有说电话的来历,安慰着父母,将话题岔开了。几人边吃边聊直到晚上才散了席。送走大小王宇后,子龙还是在厨房铺着自己的床。母亲让子龙到屋里炕上睡,被子龙倔强的拒绝了。

之后每天如同以往一样,早上子龙早早的跟父母出着早餐摊。虽然父母让他在家休息,但子龙知道早餐摊随小,忙的时候父母两个是照顾不来的。至于身上的伤,子龙也没去医院看。像自己这种穷人家庭,小病靠扛,大病靠躺。就这样子龙一如既往的过了半个月。

半个月后的早上,子龙跟着父母在早餐摊上忙活着的时候,一个熟悉的声音传了的过来,“一碗豆浆,两根油条。”

子龙抬头看去,竟然是王越向自己这边走了过来。子龙连忙迎了上去,说道:“王哥,你啥时候回来的怎么也不给我打个电话?”

李明夫妇听到王主任的声音,也是放下手里的活迎了过来,与王越打着招呼。母亲王红英更是拉着王越的手千恩万谢。这给王越整的有些措手不及,握了这只手又握另一只手,陪笑着点点头,嘴里还一直说着:“没什么,我跟子龙是兄弟,有事能不帮忙吗。”等等的客套话。

好一会,李明夫妇才回到面案后继续忙活着。只留下子龙和王越坐在桌上聊天。

“王哥,我的事很蹊跷。你能告诉我,你知道的吗?比如吕霞大姨到底是什么人?”子龙看着王越,开门见山的问道。

“兄弟,我知道的有限。有些事我不方便说,但你很快就会知道的。”王越有些拘谨的说着,子龙见问不出来也就不问了。

二人就这么聊了起来,直到王越抬手看看表说道:“兄弟,我到点该上班了,晚上五点我下班,咱哥俩出去整点。”

“好嘞,王哥,但是说好了,我请你。”子龙站了起来说道。

“我请,跟哥出去还用你请吗?以后你发达了再请我。我得赶紧走了,晚上见。”不等子龙说话,王越小跑着进了医院大门。只见门卫保安老候,见到王越毕恭毕敬的敬了一个礼,嘴里说道:“王院长早。”王越笑着点点头回了句“老侯早啊。”

这些子龙听在耳边,记在心里。王红英耳朵灵也听到了老侯称呼王越为王院长,用胳膊拱了一下李明说道:“听到没?子龙的这个哥,升院长了。”

上午九点半左右子龙开始收摊了,正在收拾的时候。半个月都没响过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子龙忙从怀里掏出这个宝贝疙瘩,看着屏幕上显示的是一个陌生的号码。也没多想按下了接听键。

一个男人的声音传了出来“你好,请问你是李子龙先生吗?”

“喂,你好,我是李子龙,请问你是哪位?”子龙回答着。

“呵呵,我姓赵,名智,你叫我小赵就行。请问你现在在哪里?我有点事想与你面谈一下。”小赵问道。

“哦,赵哥有什么事吗?我在市人民医院的门口呢。”子龙有些疑惑的说道。自己才二十五岁,听对方的声音应该比自己大,所以子龙并没有称呼小赵,而是叫了一声赵哥。

“好的,我离你很近,十分钟就能到。你在医院门口等着我吧。”赵哥说完挂断了电话。子龙感觉有点莫名其妙。

此时摊也收拾的差不多了,子龙说道:“爸、妈,你们先回去吧。有个朋友要来看我,让我在这等他。王哥晚上还要找我吃饭,可能要晚回去点。”

父亲点点头说道:“好,早点回家。”之后坐上倒骑驴,带着母亲往家的方向骑去。